<small id="h5qkd"><bdo id="h5qkd"></bdo></small>
        <pre id="h5qkd"><del id="h5qkd"><xmp id="h5qkd"></xmp></del></pre>

        <td id="h5qkd"></td>
        <pre id="h5qkd"><strong id="h5qkd"><small id="h5qkd"></small></strong></pre><table id="h5qkd"><noscript id="h5qkd"></noscript></table>
        <p id="h5qkd"></p>

      1. 著名學者任繼愈逝世 毛澤東曾評價其“鳳毛麟角”
        發表時間: 2009-07-13來源:

            任繼愈

          2000年,饒宗頤先生(右二)與任繼愈先生(右一)、季羨林先生(左二)、周一良先生(左一)在北京。如今僅饒老仍健在。(資料圖片)

          他把總結中國古代精神遺產作為自己一生的追求和使命。

          他主編的《中國哲學史》作為高校哲學基本教材培養了一代又一代哲學工作者,再版10余次。

          他奉毛澤東主席和周恩來總理之命,組建中國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,使之成為培養宗教研究人才的搖籃。

          他主持整理和編纂古代文獻超過10億字……

          他,就是中國國家圖書館名譽館長、中國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名譽所長、新中國宗教學研究奠基人、著名學者任繼愈。

          國圖“黑”了首頁

          昨天(11日)凌晨,任繼愈先生辭世消息傳來,所有與他生前有過交往的學者、同事紛紛表示“事情很突然,至今心情無法平靜。”國家圖書館副館長張志清所作的挽聯中稱:“儒者之風道家之骨從來學人本色,中華大典佛教大藏畢生文化傳燈。”國家圖書館的首頁在昨天也更改為黑色,以示哀悼。

          “任先生建立起中日佛學溝通的橋梁”

          回望數十年的學術研究歷程,任繼愈一直專注于中國哲學史、佛學和儒教研究。“他不僅是研究中國哲學的大家,也是一位全方位的研究中國傳統文化的學者。”任繼愈的學生、上海師范大學哲學教授李申這樣評價老師。

          記者電話采訪任先生生前的學生、好友社科院宗教所原所長杜繼文先生時,杜先生告訴記者:“現在的人去寺廟就是燒燒香,這是一般大眾的佛學意識。但任先生開創了用唯物史觀來辨證看待佛學,來研究其經典。”“他的著作《中國佛學史》在日本佛學界影響很深,可以說,任繼愈先生是建立起中日佛學溝通的橋梁。”杜繼文先生說。

          中山大學哲學系教授李錦全與任有數次學術上的交往,不過地點都是在北京。在李錦全看來,任繼愈是上世紀50年代以來在中國哲學史研究方面很有影響力的一個人,他在上世紀50年代用馬克思主義觀點來研究佛教問題,因其有突破性曾受到毛澤東的肯定。

          儒者之風道家之骨從來學人本色

          中華大典佛教大藏畢生文化傳燈

          記者從國家圖書館獲悉,著名哲學家、宗教學家、歷史學家、國家圖書館名譽館長任繼愈先生因病醫治無效,于7月11日4時30分在北京醫院逝世,享年93歲。

          任繼愈先生出生于山東省平原縣。曾任北京大學教授、中國宗教學會會長、中國哲學史學會會長、中國無神論學會理事長、國家圖書館館長、國際歐亞科學院院士、第四至八屆全國人大代表。

          為悼念任繼愈先生,國家圖書館將于7月13日至7月15日期間在國家圖書館總館南區學術報告廳設置靈堂,供社會各界人士吊唁。7月17日上午,將在北京八寶山殯儀館東禮堂舉行任繼愈先生遺體告別儀式。

          評價

          鳳毛麟角,人才難得。

          ——毛澤東

          誠信不欺,有古人風。

          ——熊十力

          語錄

          ●人生的歸宿,最后的真理,如何與當前貧困的農民和破敗的農村發生聯系,對我來說一直是一個問題。

          ●我只說自己懂了的話,吃不透的話,不要跟著亂嚷嚷,不要跟著瞎說,免得自己后悔。

          ●喜歡斯賓諾莎的“為真理死不容易,為真理而活著就更難”。

          ● “年輕人要有一點理想,甚至有一點幻想都不怕,不要太現實了,一個青年太現實了,沒有出息。”

          ●二三十年內,中國不會出現真正的文化大家,但是三十年后,中國真正的文化勃興時代將會到來。

          齊魯雙星

          同日隕落

          僅相隔4小時

          任繼愈:山東平原人

          去世:4時30分

          地點:北京醫院

          享年:93歲

          季羨林:山東臨清人

          去世:8時50分

          地點:301醫院

          享年:98歲

          1997年3月,季先生曾說:“我不是搞中國文化的,更不是搞哲學的。毛主席最推重任繼愈。說中國文化、中國哲學,你們最好去找任先生。說我是國學大師,是外行話。”

          任老與季老有緣,連去世的日子,都選在同一天。任老一生,皓首窮經,甘坐冷板凳,長期從事中國哲學、宗教學的教學和研究,學術成就卓越,影響深遠。他籌建了中國第一所宗教研究機構,培養了幾代中國哲學史和宗教學研究人才。任國家圖書館館長以來,積極推進圖書館建設,為繁榮發展國家圖書館事業作出了重大貢獻。晚年還孜孜于《中華大藏經》的主編工作。

          任老不喜歡采訪,不喜歡當名人,自謂平時連捶背時間都沒有,哪有空閑扯,這才是真正的中國學人,寂寞平生,百年孤燈。他支持無神論研究,卻為中國宗教學開山立業。為人寬厚,學問博大。山回路轉不見君,雪上空留馬行處。

          任繼愈為人,如雪中炭火,棲身之家,常在積雪中。月掛天心過貧汀,公去矣,一輪皓月照千峰。

          “儒教是教,

          孔子是教主

          上世紀80年代初,任繼愈提出了“儒教是具有中國民族形式的宗教”,此觀點打破了國內外思想界認為“中國古代無宗教”的普遍觀念。

          1987年,任繼愈任國圖館長。他認定了古籍整理這項遠離名利的苦差使。“對于古籍文獻整理,任老有著自己的原則。從做選題、寫提綱到審讀點校,他總是親力親為,從不做‘掛名主編’。”李申說,每次去國家圖書館任老辦公室,都能看到書桌上摞著厚厚的書稿,而這里面大部分書稿任老都要一本本看過。

          雖已過耄耋之年,任繼愈先生依然不遺余力、老驥伏櫪,為讓塵封已久的古代文獻煥發出新的神采傾注了大量心血——在他的主持下,總字數過1億的《中華大藏經》歷經十余年完成了107卷;國家圖書館四大專藏之一文津閣《四庫全書》也已影印出版;他主持編寫的《宗教大辭典》《佛教大辭典》等工具書填補了新中國宗教研究空白;依托國家圖書館館藏啟動的“中華再造善本”完全仿真影印了500多種珍稀善本;7億字的古籍文獻資料匯編《中華大典》工作也已走過了十余年:點校本《二十四史》及《清史稿》修訂工作也順利開展……

          社科院宗教所原所長杜繼文說,在任老眼中,認真做學問是學者的本職工作,低調做人、專心學術才是學者本分。

          “培養人才

          不是蒸饅頭

          “神志不清”時仍不忘堅持“高中文理不應分科”

          任先生一生關心教育,對年輕人也寄予厚望。他強調年輕人要有理想,哪怕是空想,太現實的年輕人沒有出息。他還推動引進了我國臺灣中學國學教材。

          6月17日,他纏綿病榻已神志不清,但在北師大文藝學研究中心研究員王麗去看望他時,他身上插著好幾根管子,仍不忘說,“小學是學知識的,中學是學做人的。小學學不好可以補救,中學學不好就沒辦法補救了!基礎要放得寬一點好,高中文理不要分科了。”

          生平

          “繼愈”寓意繼承韓愈

          把爬著螞蟻的磚頭翻過來,“螞蟻會不會頭暈呢?”孩童時代,任繼愈就是這樣一個凡事都要問“為什么”的孩子。

          1916年,任繼愈出生在山東平原縣一個殷實的軍官家庭,原名是任又之——“父親是國民黨少將,保定軍校畢業的,曾經參加過抗日戰爭。‘繼愈’這個名字是入學時老師給取的,取‘繼承韓愈’的意思,希望我將來能在文學上有所建樹。沒想到我日后走偏了這條道。”

          1934年考入北京大學哲學系。1942年起任教北京大學,開始了22年的教書生涯。

          “不懂得中國農民,

          不可能懂得中國歷史”

          1937年“七七事變”爆發,北大、清華、南開三所高校奉當時教育部之命南遷到湖南長沙,成立國立長沙臨時大學。在長沙開學半年后,因南京失守,又奉命遷往云南蒙自縣,成立西南聯合大學。

          正在哲學系讀四年級的任繼愈報名參加了由長沙出發步行到昆明的“湘黔滇旅行團”。此次旅程歷經60余天、3000多里路。這次旅行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理想和態度。中國農村的荒涼破敗、農民的貧窮困苦,強烈地敲擊著這位年輕學子的心。

          他在《開始學習馬克思主義》一文中寫到:“作為一個中國哲學史的研究者,不了解中國的農民,不懂得他們的思想感情,就不能理解中國的社會;不懂得中國的農民、中國的農村,就不可能懂得中國的歷史。”

          因為這個原因,他從研究西洋哲學轉而研究中國的傳統文化與傳統哲學,半個多世紀過去了,這腳步從未停止過。

          毛澤東面授機宜

          成立首個宗教研究所

          毛澤東主席對任繼愈一直評價很高,甚至用“鳳毛麟角”來形容他在史學方面的研究。

          1959年10月13日深夜,毛澤東忽然把任繼愈找去,見面第一句話就是,你的書我都看過。接著說:“我們過去都是搞無神論,搞革命的,沒有顧得上宗教這個問題。宗教問題很重要,要開展研究。”隨即又問他,北大有沒有人研究宗教?任繼愈說除他搞佛教研究外,還沒有人從事這一方面的研究。毛主席又問,道教有沒有人研究?福音書有沒有人研究?任答,基督教也沒有人專門研究。毛主席再問,你們哲學系有多少人?任答,師生加起來有500人。于是主席說,500人一個系怎么能沒有人研究宗教呢?

          毛主席于1963年12月31日作了一個批示,1964年任繼愈受命組建了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,這是中國第一個宗教研究機構。

          不久“文革”開始,任繼愈經過幾番波折后被送往河南信陽干校接受“教育”。

          一生有“三不”規矩

          多年來,任繼愈堅守三個規矩:“不過生日、不赴宴請、不出全集”,以免“浪費財力、物力,耽誤人家的時間”。甚至連大壽也沒例外。年過九旬,他依然堅持凌晨4時多就起床工作。即便視網膜脫落,右眼幾近失明時,他還堅持每天工作六七個小時。為此,他的書齋名甚至由“潛齋”更名為“眼科醫院”。

          他經常教育子女,“怠為萬惡之源”。在給女兒任遠的信中,任繼愈曾說:“讀點歷史,使人懂得‘風物長宜放眼量’,不能用一時的行時或冷落來評量學術上的是非。有了這樣的認識,心胸可以放得開一些,不至于追逐時尚,陷于庸俗。”他說,“不關注人、不關注社會的學問是假學問。”

        責任編輯:和諧中國網
        午夜无码区在线观看_无码国产成人午夜无码_人妻无码熟妇乱又视频_丰满少妇韩国HD高清